| | | | | |
value=\"focus.swf\"
    你现在的位置 : 版权网 资讯中心 国际新闻正文
以版权贸易与合作推动中国图书融入全球出版网络

浏览:428次 来源:本站 2006-05-12 作者:国新办 吴伟



吴伟女士

尊敬的各位嘉宾: 
    上午好! 
    今天我很高兴能参加本届中华版权国际合作推进会,与大家共同探讨版权贸易与合作的有关问题。 
    今年北京的春节特别热闹,原因大家都知道了,今年北京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改为了限制燃放。“多少年了,今年过这个年最像过年。”一位老北京人这句绕口令般的感慨代表了无数人的心声。看着五光十色的烟花,听着震耳欲聋的爆竹,人们感到,春节这个中国特有的古老节日正在向传统回归。有不少在北京居住的外国人也放鞭炮,吃饺子,加入了过中国年的行列。 
    中国的春节文化在打动着世界。迎接农历新年的活动在海外一年比一年火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学着“过年”,今年更有多国政府首脑出面,高规格地向世界华人拜年。 
    当代世界,文化日益成为国际影响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个国家的文化和价值体系有吸引力,别国就会自动向它靠拢;一个国家掌握了全球文化发展的主导权,她就占据了未来社会发展的制高点。倘若一个国家的价值观支配了国际政治秩序,她就必然在国际社会中居于领导地位。所以,如果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化失去了传统,则将沦为别的文化的附庸;没有了特色,在国际政治中也就没有地位。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人们的物质需求得到较大满足,社会物质财富迅速增长,文化需求也随之增长。按照国际标准,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时,以文化产业为核心的第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上的比重应该达到40%;GDP达到3000美元时,第三产业应该占到55%。而我国目前的第三产业产值只占GDP的33%左右,如按照近三年我国第三产业的平均速度增长,到2020年比重将达到42%左右,仍低于标准值13个百分点,这充分说明第三产业尤其是文化产业的前景十分广阔。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到底靠什么维系?应该是文化!这是国家的根之所系、脉之所维,经济虽然重要,但一定是体而非本。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最后定输赢的一定是文化的较量。 
    因此,我们必须要重视文化在当今国际社会中的作用,努力把中国优秀的文化介绍给全世界。中国的经济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我们还要追求中华文化的崛起。 
    但是,我们还应该认识到,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包括古代文明与现代文化,都是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它们之间相互影响,相互补充,应该说,这种相互影响是有益的,不同文化的互补是主要的,冲突是次要的,人类应该在相互影响中增进了解,相互包容,共同进步。任何一个民族传播自己文化的过程,都是争取融入国际大家庭、被其他民族所理解的过程。只有通过理解,建立在这种文化基础上的国家理念,才会更容易为世界所接受,各个不同文明之间才会相互尊重,和谐相处。也就是说,只有相知,才能相容和相融。 
    图书,作为了解世界的窗户,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让世界各国人民了解中国,建立了合适的平台和桥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交往是有限的,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对其他文化的认识往往是间接的,在很多情况下是通过书本知识来实现的。 
    目前,我国在图书版权输出和实物出口方面均取得了很大的进展。通过比较2000年和2004年图书版权输出、实物出口的数字,我们就会发现大约都翻了一番。2000年版权输出638种,2004年图书输出1314种,翻一番还多。实物出口2000年1233.7万美元,2004年2084.5万美元,也增长了近一倍。两个翻一番说明,这四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这是我们自己同自己比,如果同国外大出版集团比,把这个数字放在整个国际图书市场上看,逆差还是相当大。这里也有一组数据,2004年输出版权1314种,引进版权却是10000多种,输出与引进比大约为1:10;实物出口2004年是2084.5万美元,实物进口是3870.4万美元,约为1:1.5。从数字可以看出,我们出口少,进口多。 
    目前,我们走出去的书是什么状况呢?我们进行具体分析,就会发现是两个为主。一是以华文市场为主。2004年输出版权1314种,其中对台湾655种、香港278种、澳门94种,港澳台占了1000多种,韩国是114种,对西方国家,美国14种、英国16种、德国20种、法国4种。二是从内容上看,以传统文化和汉语教材为主。 
通过分析我们看到,由于我国外文图书生产规模小、缺乏适合国际图书市场的产品、对国际市场研究不够,以及缺乏政策扶持等原因,中国图书在版权贸易和实物进出口方面仍然存在着较大的逆差,输出的图书也难以进入西方主流渠道和影响西方主流社会。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探索如何让中国的图书融入全球出版网络,让世界各国人民通过图书了解中国灿烂悠久的文化,然而由于上述原因,中国的图书在海外的接受程度始终都不是很高。这一情况在2004年出现了转机。 
    2004年是中法文化年。当年3月中国作为主宾国参加了第24届法国图书沙龙。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提供资助,法国出版机构翻译出版的70种法文版中国图书,包括《李白诗集》、《杜甫诗集》、《三国演义》等中国古典文学精品,《彷徨》、《回声》、《子夜》、《香坊》、《遥远的温泉》等中国现当代文学佳作,《中国绘画史》、《中国画作品选》、《中国服饰》、《中国吉祥图案》等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还有《学习中国字》、《中国话基础》等汉语学习方面的教材,在沙龙上展出并销售,受到法国公众的热烈欢迎。法国总统希拉克出席了中国书展开幕式。他原定在中国展台参观7分钟,结果驻足40分钟。 
    中国展区有一家法国书店专门销售中国图书,短短6天中,约三分之二图书售出,其中相当部分是我资助出版的书。这是法国出版机构首次大规模地翻译出版中国图书,并进入主流销售渠道。 
    这批书的出版发行,为对外宣传出版工作提供了一个新的合作模式,开辟了一条新路。此前,我们一般是在国内组织翻译、出版,运往国外发行,效果不太理想。这次,我们采用资助翻译费的方式,用不多的资金,首次成规模地使中国图书在法国图书市场亮相,这不仅有利于减少出版发行工作的成本,而且有利于提高翻译质量,借船出海,顺利进入外国图书主流销售渠道。同时,这一资助活动还表明了中国政府以图书为媒介向世界介绍中国的积极态度,拓宽了外国了解中国的渠道和视野,并且可以有效地促进版权输出工作的规模型开展。 
    在借鉴资助法国出版机构成功推广中国图书的经验基础上,2004年下半年我们和新闻出版总署正式启动了“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目前该计划的主要内容包括:通过资助翻译费的形式,鼓励外国出版商和出版机构出版发行与中国有关的图书;向国外图书馆赠送关于中国的图书等。 
    2005年,我们与英国、法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的10余家出版机构,署了资助300多万元人民币、出版179种图书的协议,截至到05年底共出版了103种图书,目前尚有100多个资助项目正在进行。 
    今年我们计划资助的项目更多一些,资助的总额也更大一些,加大计划实施的力度。我们和新闻出版总署于2006年1月5日至6日在北京联合成立了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工作小组并举行了第一次会议。会议确定了工作小组实行议事办事合一的工作机制,办公室设在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并决定资助翻译费以资助国外出版机构为主,根据需要,也可向国内出版机构提供资助。4月27日我们又举行了工作小组办公室会议,决定全面启动各项工作,做好与各成员单位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及时收集并反馈国内外的出版动态和版权需求信息,做好版权输出目录和样书的征集及目录的编印工作,并对资助经费申请项目进行统一汇总。 
    本届中华版权国际合作推进会开设的“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专场,就是面向全国出版社初步征集适合外国翻译出版的图书,同时向外国参展出版商展示和介绍中国的优秀图书。出版社推荐的图书经我们选定后,我们通过国际书展、网站、媒体、国内版权代理公司、国外出版机构驻华办事处以及国外驻华使领馆等方面向国外相关出版机构推介。 
     “中国出版走出去”是一项大工程,既是政府的事,也是各个出版社、版权代理机构的责任和义务。出版“走出去”的主体应该是出版社,要发挥出版社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真正提高出版社的实力和图书品质。政府的主导角色在于给予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实施“中国出版走出去”战略要启动“重大专项”工程,抓重点项目, “中国图书推广计划”就是这样一个重大专项工程,我们只有做好“中国图书推广计划”,才能以点带面,真正推动中国图书融入全球出版网络。 
    图书贸易、版权贸易、合作出版、出国投资融资出版业等是实施“中国出版走出去”的主要途径和方式,这几种方式并行不悖。图书贸易是“走出去”战略的初级阶段,版权贸易、合作出版应该是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优先发展方向、重点发展方向、长期努力方向, 而跨国投资、收购、兼并书店、出版社,是“走出去”战略的更高级阶段,需要胆识魄力、资金和人力。 
    目前,在海外开办书店和出版社的图书贸易公司和出版社屈指可数。在海外开办中文书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书店一般要求地段较好、周边居民文化层次较高、营业面积要有一定规模,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销售的图书要能够满足当地人的需求。在海外上市、资本国际化则是“走出去”战略的最高阶段。这需要出版社的经济实力和经营管理真正达到一定水平,而且是个长期工程,并非一日之功。目前成功在海外上市的大都是集报刊、广电、印刷、出版等于一身的大型传媒集团。 
    在这几种方式中,版权贸易和合作出版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形式,因为通过版权贸易和合作出版,可以把中国图书翻译成相应的外国文字,在海外发行,其受众相当广泛,可以让中国出版真正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 
“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的推行,对我国出版“走出去”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也确实能把现有的好书推到国际市场。这是完全市场化之前的一个推动和先导,同时可以积累对国际市场的经验,开拓了对外出版工作的新思路,为“向世界说明中国”搭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平台。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政府部门的指导和推动下,通过版权输出和图书实物出口这两条途径,做到“三个依靠”,即依靠国内出版单位的内动力、依靠各级外宣部门的支持和依靠国外合作伙伴的积极参与,集中优势,协调作战,一定能把“中国出版走出去”战略推到一个新高度。